第二十一集
陳懷海找小棉襖和樺子講個清楚,可還是無功而返。陳懷海覺得賀義堂懂得大道理多,興許管用,便將他請來跟小棉襖和樺子講講課。誰知,小棉襖三言兩語就講得賀義堂啞口無言。谷三妹覺得是因為自己的原因,小棉襖才這麼鬧騰,想從後院搬出去。陳懷海沒同意。 三爺向陳懷海提議,自己有個方法曾給兄弟的兒子治過病,還真管用。陳懷海也是沒辦法了,答應了下來。眾人將小棉襖捆綁著,放在椅子上。小棉襖開始還掙扎,後來索性由著三爺來個痛快的。三爺喝了幾口酒,往小棉襖背後猛拍了三掌。良久,小棉襖哭著告訴陳懷海,趕緊把娘找回來,就認下這個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