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集

副縣長把邱英傑找來,狠狠訓斥他弄投機倒把的行為,邱英傑負氣離去。江河和玉珠來到照相館,拍了張定情照。玉珠店鋪上,陳金水找到了江河,氣炸了金水叔大鬧商鋪,痛駡玉珠和江河,江河頂撞,把玉珠稱為他的女人,陳金水暈厥在地,江河為照顧金水,整天守在病床前邊。駱父出現,想要問玉珠要錢還清賭債,玉珠不同意,駱父死皮賴臉的住進玉珠家裡,玉珠拿著鄉親們的糧票,走訪湖南,把糧票轉變成鈔票。江河回到家,痛斥駱父,當初就是他為還賭債把玉珠賣給人販子的,駱父哭泣,他也是逼不得已。邱英傑撥通江河的電話,讓他明天趕緊來禮堂一趟。